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翠微居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情欲超市 办公室妻子的悲哀 无限诱惑

101-1010完结

      第一百零一章

    简单收拾行囊後,王欢与刘意一人一匹马就出发往白头山去了。

    两人并不急著赶路,且行且玩,三四天的路程被延长了一倍,直到落了第一场薄雪,才走到白头山的山脚下。

    比起千年前的现在这山脚下的人烟显然要更兴旺一些,一路上有三三两两的小村落,在夕阳西下时升起嫋嫋炊烟。

    刘意呵了口气,道:“今晚我们就不露宿了吧,去借宿一晚吧。”

    “好啊。”王欢点了点头,於是两人催马往一户人家而去。

    刘意敲开了一家住户的门,开门的是位大娘,表明来意後,那大娘很和善地接待了他们。将自家最好的那间屋让给他们住。

    刘意和王欢觉得很过意不去,M出银子要付借宿费,那大娘说什麽都不肯拿。

    “没这道理,就算我当家的回来,也不会要的。”大娘道。

    “老太婆,家中来了客人?”正说著,家主回来了。看装扮应该是山中的猎户,手中还拎著只肥硕的野兔子。

    “老头子,你怎麽回来了。”大娘喜出望外,赶紧上去接过当家的手中的东西,又给她老头掸雪。“下雪了,我回来看看。”老头尽管老婆子折腾,双眼扫过站在一边的刘意和王欢。

    “大爷,您好。我们是来借宿的。”刘意笑著道。

    “嗯。”那大爷跺了跺脚,见著刘意手中捏的钱袋,一眼就明白了,“来者是客,尽管住下就是,别拿这些出来,给我老头子也没用。”

    刘意尴尬地笑笑,王欢见状道,“是我们唐突了。弟弟你把钱袋收起来吧。”

    “来,别站著,坐下来边吃边聊。老太婆,将这兔子烧了,难得有人来,我与两位小兄弟喝几盅。”

    晚上两人吃了顿热乎的,都是山菜野味。酒也是老人家自己做的,特别带劲儿。不过王欢消受不起,只沾了沾唇就不敢再喝了。

    大爷取笑道:“大小夥子怎麽R也不吃,酒也不能喝。”他看出从头到尾王欢都未动过R菜。

    “唔,晚辈茹素。酒,那是真不能喝,一杯就倒。”王欢笑笑,指著刘意道,“若是晚辈醉倒了,可就没人替这小子善後了。”

    刘意已喝得上脸,红著脸道:“谁要你善後,老子千杯不醉,嗝~”

    结果最後倒下的是刘意,王欢则还保持著清醒与大爷聊天。

    “你们两这时节来山里打猎晚了些,要是早上一个月我报管叫你两满载而归。”大爷咂了口酒道,“不过,我看你们也不是真心想来打猎罢了……哪有人来打猎连把弓都不带。怎麽,家里不同意你两,所以跑出来的麽?”

    “咳咳。”王欢一口茶水刚入喉,生生给呛了出来。

    “哎,下雪了,山中很危险,你们散过心就赶紧回家去吧。”大爷看著架在火上,仍在咕嘟嘟冒热气的兔R锅道。

    “山中很危险麽?”王欢好不容易止住咳嗽,装作好奇问道。

    “唔,不知从何时起,白头山就不给随便进啦。祖辈说以前得罪了山神,山神封山了,现在我们这些猎户也只能在靠近山脚处打打猎,勉强糊日。若要再往大山里去,就会迷路,运气好的,转回原地,运气不好地就转著转著人给转没了。”大爷叹了口气,“我儿子为了给生病的媳妇儿治病,想进山挖些野参,结果这一去就没回得来……儿媳妇儿……也没了。”

    “怎会这样?”王欢低喃。

    “所以啊,年轻人听句劝,别一时任X丢了X命哦。”大爷一口干掉杯中酒,拍了拍王欢的肩。

    第一百零二章

    “谢谢大爷大妈,不用送了,外面冷,快回去吧。”王欢挥了挥手,辞别好心的老夫妇。与刘意共乘一骑往山里去了。

    雪在半夜就停了,地上积了薄薄一层新雪,太阳出来後就慢慢融化了。

    刘意靠在王欢怀中,打了个哈欠。昨晚喝多了,早上还是被王欢叫醒的,被扶著上马时眼皮都还在打架。

    “叫你贪杯,以前还说师父,现在我看你跟师父差不多了都。”王欢说归说,手上却将披风拢紧一些,怕刘意冻到了。

    “我怎能跟师父比啊,他是无酒不欢,我是开心了才多喝点。”刘意又接连打了几个哈欠,眼泪水都出来了。擦掉眼泪,看著眼前的大山,刘意呼出一口白气,“这就是白头山了?”其实前两天远远地就看到白头山的轮廓,但此时人在山脚下才感觉出山脉的壮阔和高山不可仰止的自我渺小感。

    “嗯。”王欢抬头看著被云雾笼罩的山顶,一时有些恍惚。这千年来也许唯一没变的就是这座山了……

    他们沿著平时樵夫和猎户上山的路走,途中还看到一个小亭子,四柱八角,居然还搭得挺J致。朝南面挂了块匾,上面提了字──“谢语亭”。

    “咦,这山里还会有这种东西?”刘意感兴趣地下马进去坐了坐,看到柱子背面还刻了字,大概描述了一个人来山中游玩,不慎跌伤,被一个樵夫所救的故事。那人与樵夫谈天中得知樵夫生活艰辛,砍柴不易,於是回去後特地请来工匠建了这个亭子,一方面是感谢樵夫,一方面是取“歇雨”的谐音,让山中砍柴之人能有个歇脚避雨之处。

    那字已有些模糊,柱子上的漆也看得出重新刷过几遍,看来这个“谢语亭”还年代久远呢。

    “以前没有这些的……”王欢看著感叹似地道。看来没有任何东西会在时间的长河中一尘不变,不管是这个亭子还是刚刚所走过的小路皆是人力所为,而当初这座大山封闭,罕无人迹,更不要说还会有人会来这建一座亭子了。

    “走,再往前看看,说不定还有。”刘意兴致勃勃,这山里与他想象得不同,很有人烟味儿。他以为一进山就会看到跟当初王欢展示给他看的环境般的景色呢。

    再往上树木渐密,针叶类的树木也多了起来,而上山的路也越来越窄越来越陡,终於只得弃马步行。

    “这里是猎户住的地方麽?”刘意看到小路前方的树林掩映间出现了一座小木屋,那小屋并没有锁,似乎谁都可以进去。刘意忍不住进去看了一下,看出这应该是猎户落脚的地方,“说不定大爷就在这住过。”

    “嗯,有可能。”王欢在屋门口看了一眼就再无兴趣,转而去看屋外的环境。小路就到了这猎户小屋门口就算是到了尽头,再无往上的路了。而这里,不过整座白头山的十分之一不到之处。想要去如意的山神庙,还有很长的路。

    王欢想起那位大爷的山神封山之说,不禁有些疑惑。

    “王欢,你看我发现了什麽!”刘意攥著一个小玩意儿跑了出来,掌心摊开是一枚兽骨,“看,是狼牙啊,这山中有狼呢。”

    “这山中不仅有狼还有老虎呢。”王欢揉了揉刘意的头,笑著道,“怎麽这麽兴奋,不怕麽?”

    “若是普通老虎的话我才不怕,猎张虎皮回去给你垫椅子。”刘意眼珠子一转,“若是乔虎那种的嘛,就交给你了,哈哈。”

    “唔,那要是遇到老虎就看你表现了。只是,现在得先想办法上山,才有可能遇到老虎啊。”王欢看著前方道。

    “什麽想办法?往上爬就是了。没有路的话才更有探索的乐趣啊。”刘意摩拳擦掌道。

    两个时辰後,刘意扶著一棵大树喘气,“这里,我们是不是刚刚走过了呀。这棵树,是不是就刚才掉了颗松果砸我脑袋那棵。”

    “嗯,确实。”王欢观察著周围似陌生似熟悉的一草一木,眉头皱了起来。

    这是,迷路了吗……作家的话:到这里就跟连城的更新进度完全一致啦,以後就是码多少更多少了QAQ如有断更那一定是窝三次元他忙了,绝对不是故意的啦……请不要放弃窝哦

    第一百零三章

    “你不是以前就住这山里的吗,为什麽还会迷路啊?”刘意欲哭无泪,他现在走得好累,一开始的兴奋感完全消失了。

    “山下的大爷跟我说山神封山了……”王欢皱著眉道。

    “哈?山神封山?这座山有了新的山神?”那还叫我来个屁啊!刘意翻了个白眼。

    “应该不是……这种情况应该另有原因。”王欢也有些不确定,他对刘意道,“你先在这休息一会儿,我用法术去查探一下。”

    “不……”刘意一把抓住王欢,“我跟你一起去。”这大山里一眼望去除了树木还是树木,一点人气儿都没有,才不要一个人待著。

    “好吧。你抓紧我。”王欢搂住刘意腰身,是个上次待著他飞得准备姿势。刘意赶紧反手也紧紧抱住王欢的腰,果然下一秒就被带得拔地而起,在树林间飞掠而过。

    刘意没坚持一会儿就闭上了眼睛,这山中树木茂密,王欢飞得很快,他总有种下一秒就会撞上树干的错觉,索X眼不见心不怕。

    大概飞了一刻锺,停了下来,刘意惴惴地睁开一只眼,“怎麽样,用飞的有用吗?”

    显然,没有用……因为他又看到那棵熟悉的树了。

    突然,身後传来枯枝被踩断的声音。二人回头,见苏鹰正停在两棵树後。

    “苏鹰!”刘意惊讶地看著他。

    “你们也进不去?”苏鹰神色中有一丝淡淡的失望。

    “你一直跟著我们?”王欢不悦道。

    “……”苏鹰不回答,眼睛看著刘意,不知在思量什麽。

    刘意被看得心里发毛,往王欢身後躲了躲。王欢显然也有不好的预感,“你想做什麽?”

    “如意出现过,如果如意再次出现也许有用……”苏鹰淡淡道。

    “……”这次换王欢沈默,他心中也想过这个可能,但是如意的神识自那次突然闪现过後,就再也没出现过。

    刘意抓著王欢衣袖的手收紧,“如意出现过?这是什麽意思。”

    王欢正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他,苏鹰已经开口了,“我一路跟著你们,那次你们在山中遇到泥石流,鹿欢力有不逮,是如意显现,帮著挡住的。”

    那次如意的意识出现过?那次他的记忆到抓住王欢的手腕就中断了,明明那麽危险,後来却平安度过了,只是自己昏睡了一天。难道在自己昏过去的时候如意真的出现过?难怪醒来时王欢看著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刘意松开了揪著王欢衣袖的手,为什麽王欢没有告诉我?为什麽要瞒著我?

    王欢似有所觉,一把握住刘意的手,“那次非常突然,我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你额上出现了如意的山神印记,然後与我联手挡住泥石流後就昏了过去,事後你也毫无所觉……啊!”心口骤然剧痛,王欢惨叫一声,嘴角溢出血来,“苏、鹰!”

    苏鹰偷袭得手,翩然後退数丈远,手上的利爪还未褪去,上面的鲜血正沿著指爪一滴滴落在地上。

    第一百零四章

    王欢对苏鹰G本就没有防备,被苏鹰一招偷袭成功,连反抗之力都无。

    刘意大骇,抱住王欢下滑的身体。“王欢!王欢……”

    王欢闭了闭眼,靠著刘意道:“放心,死不了。”他抬眼望著苏鹰,“你以为你这麽做就会有用?”

    苏鹰淡淡道:“不试试怎麽知道有没有用呢。哪怕有一线希望……”

    “是吗……”王欢笑著咳出一口血,“你做事不择手段,难怪苏青躲起来不想见你……”

    苏鹰闻言眼神一厉,身上的杀气连刘意都能感觉到。

    刘意恨恨瞪著苏鹰道:“你要是再敢动手,我就杀了王欢再自杀,你想利用我们?休想!”苏鹰皱著眉,他无意取他们X命,只是希望激起刘意沈睡的神识,见刘意不惜以X命相胁,不屑地冷哼一声。

    “意儿……”王欢低喃一声,额头满是冷汗。刘意含著眼泪替他擦去嘴边的血痕,“别说话了,先把伤口包起来吧。”

    “若是能进山找回他的真身,这点伤只是小意思而已。”苏鹰对刘意道,“不过,前提是我们得进得了山……如意,你不赶紧想想办法吗?”

    “……”刘意不理会苏鹰,扶著王欢靠大树坐下,一把撕开染血的衣服,五个血洞汩汩往外冒著血。刘意抖著手M出随身携带的伤药撒在伤口上,可是药粉刚撒上去就被血冲掉了。刘意忍住眼泪,撕下自己的衣服内里想要缠住伤口阻止血再冒出来。“你忍一忍,会有点疼!”

    王欢扯著嘴角笑笑,因为失血有些无力。“呃……”伤口上的布条收紧,血水很快渗透出来。刘意强忍住的眼泪又开始冒出来,一滴滴落在伤口上,“怎麽办,血止不住……怎麽办……”

    王欢抬手拉住刘意的手放在唇边:“别怕,我只是暂寄这个身体,就算重回地府,我也会想办法再回来找你。苏鹰不会伤你,你到时……自己……想办法……回……回……”

    “不要……不要……”刘意呜呜摇著头,王欢话还未说完就闭上了眼睛,抓著他的手也已松开。

    苏鹰见这一幕有些意外,真的死了?他走过去探王欢脉搏,被刘意一把推开。刘意瞪著他的眼神恨不得将他撕裂:“滚开!”

    “我能救他。”苏鹰道,“但是再晚就来不及了。”

    “我不信你。”刘意一字一顿道。

    苏鹰用利爪划开自己手臂:“喝我的血,快!”

    刘意却看都不再看他,蹲下身,想将王欢背到背上。

    这时王欢的身体中散出点点金光,刘意怔怔看著,“王……王欢,是你吗……”这些光点眷恋地触碰刘意的脸颊、嘴唇,在刘意身周缠绕不去,然後一点点凝聚,形成一个模糊的人影。

    “鹿欢……”苏鹰看著那道光影渐渐清晰,显出鹿欢的模样。

    刘意看著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光影,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叫哪个名字。

    鹿欢的魂体轻轻触了触刘意的脸,低头在刘意唇上留下一个没有温度的吻。

    刘意睫毛一颤,一滴眼泪从眼眶中滚落。

    鹿欢抬手想替他擦去眼泪,泪水穿透微微发著光的掌心,落在地上。露出一个有些无奈的笑容,张口说了几个无声的字。

    刘意看出是“我爱你”三字,眼泪落地更凶了。可原本凝聚的魂魄终於支撑不住开始一点点扩散开去。

    “不……不要走……”刘意喃喃著,终於喊出卡在喉口的那个名字,“鹿欢……不要走……啊啊啊啊──”

    那声悲鸣响彻山林,整座山似乎感应到他心中的悲伤,花草树叶发出簌簌的响声。

    苏鹰脚下一震,疑惑地扶住身边的一棵树,掌下传来微微的震动感,知道刚刚不是自己的错觉。

    刘意握住鹿欢的手,犹如握住实体,原本要消散的光影也重新凝聚起来,鹿欢的魂体越来越亮,终於化作一道金光S入山林深处。

    刘意眼中清光流转,额上赫然一道红色山神印记。他冷冷看了苏鹰一眼,一振衣袖,追著那道金光去了。

    苏鹰被那一眼看得呼吸一窒,但随即反应过来,也化作原形追了过去。

    第一百零五章

    似乎有什麽被鹿欢和如意撞破,原本寂静无声的山林突然生动起来,林间有鸟雀啾鸣,灌木丛中警觉地小兔子一收耳朵,钻入洞中,过了一会儿又探出脑袋看来看去。

    一个身影自兔子窝边走过,若有所思地望著金光闪过的皑皑山头。叹息般地低喃:“他们……终於回来了……”

    终年被冰雪覆盖的山顶耸立在层层云雾之中,反S著阳光,迷得人眼都睁不开。

    鹿欢化作的那道金光已然没入这片白雪之中,杳无踪迹。但是如意却一丝都没有迟疑,双手捏诀,一片绿光罩住面前一片雪壁,原本被白雪覆盖的山壁露出一个黝黑的洞口。

    如意右手托著一个光团步入洞中,洞内在那团光芒的映照下,光华流转,原来洞壁上被厚厚的冰层所覆盖,整个洞中犹如一个由冰块凿成的水晶棺。而这口水晶棺的尽头,静静立在一块微微发蓝的冰晶中正是鹿欢的真身,一头美丽的雄鹿。

    如意手掌贴上冰晶,“欢……”

    冰晶中的鹿欢似乎有所感应,长长的眼睫微微颤动,“咯”一道裂纹自内而外延伸出来,接著“咯啦咯啦”数声,整块冰晶迅速爆裂开来。

    重获自由的鹿欢仰首一声鹿鸣,在四蹄落地的瞬间化作人形。

    他微笑著看著如意,後者手中的光球落在地上闪了一闪就消失了。在被黑暗吞噬地一刹那,如意紧紧拥住鹿欢,滚烫的泪水落在鹿欢冰凉的颈间。

    苏鹰追著进了深山,可是没一会儿就跟丢了。算了,反正目的也不是他们,能进来就好。他想了想,脚下一顿,转了个方向,往昔日他与苏青共同的洞府而去。

    苏鹰看著熟悉的洞府门口,脚步有些迟疑。若是这最後的所在他也不在,那自己又该去哪里寻他呢?

    “既然来了,为什麽不进去看看?”

    苏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声音,心脏因为瞬间的狂喜!!跳著。他握著拳,有些不敢回头看,若这又是因自己的思念而产生的幻听怎麽办,若是一回头发现身後G本就没有他朝思暮想的那个人怎麽办?

    苏青看著愣愣站在那里的苏鹰暗叹了口气,一手搭在苏鹰肩上,唤了声,“鹰儿。”

    如意与鹿欢相携来到山神庙,庙宇中一如千年之前,只是山神的泥塑自颈部往上缺了一半,只有半张脸还带著不怒不喜的表情,看守著这座山神庙。

    “还差这一世……”如意看著自己残缺的塑像有些感慨。

    鹿欢握著他双手,“我会陪著你。”

    “嗯。”如意一笑,“我的魂魄还未完全养好,并不能支撑多久,以後你还要与另一个我好好相处才是。”说著微微歪著头,神情带上一丝顽皮,“其实,我有些吃醋呢。你对刘意那麽好……”

    “……”鹿欢微窘,其实他也经常搞混,有时觉得刘意就是如意,有时又觉得刘意是刘意,如意是如意……他呐呐道,“不都是你……”

    “算了,不跟你计较了。”如意抬头亲了亲鹿欢的唇,眼神中有一丝眷恋,“还要等过完这一世,明明快要修完这道劫,却突然觉得时间好漫长。”

    鹿欢的回应是低头加深了这个吻。

    “咳咳,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苏青假咳了一声,原本热吻中的两人迅速分开。

    “苏青!”如意带著明显的惊喜,“我还以为……”

    “以为什麽?我被关入镇妖塔?”苏青淡淡一笑,走过来对著如意突然行了一礼,“山神大人……好久不见。”

    “哎呀,干嘛这麽多礼。”如意赶紧避开这一礼,“都已经不是啦。”

    “在苍和心中,您是永远的山神大人。”苏青说著微微偏过头,沈声道,“苏鹰,还不过来见礼。”

    苏鹰不情不愿地蹭过来,行礼道:“见过山神大人。”

    “还有!”苏青道。

    “对不起。”苏鹰快速说完,表情有些僵硬。

    如意:“……”

    鹿欢:“……”

    如意还有些气愤苏鹰对鹿欢下得那一著杀手,皱著眉一时没应。鹿欢却笑笑,“我接受你的道歉。”

    苏青表情稍缓,对苏鹰道,“以後你跟著我待在山中,不要再出去惹是生非了。”

    “要不是为了找你……”苏鹰低低咕哝,觉得有些委屈。

    “苏青,你这千年来一直在山中麽?”如意问道。

    “嗯。”苏青一点头,“当初季贤崩後,我尘缘已了,就回到了山中。後来牡丹仙子来找我,告诉我你去转世历劫,让我暂为掌管这座灵山。我法力低微,牡丹仙子借来法宝,将灵山封了,这样外面的人进不来,山中的妖族也出不去,倒也相安无事。”

    “原来如此。也不知道牡丹仙子现在如何了。”听苏青提起故人,如意一时有些感叹,牡丹仙子实在帮他太多。

    “仙子在天上,当然很好。”苏青道,“山神大人你也快快历劫完,就能去找仙子了。”

    “嗯,你们都好,我就放心了。”如意心愿已了,再也支撑不住,往後倒在鹿欢怀中。

    “如意山神!”苏青见状大惊。

    鹿欢摆了摆手,安抚道,“他没事,只是太累了。”苏青舒了口气,见如意额头的印记慢慢消失了,满眼疑惑地望向鹿欢,“这是怎麽回事?”

    “他的魂魄还未完全养好。我还要陪他回尘世中过完这一世。”鹿欢将如意,或者该叫刘意了,打横抱起,“我们会在这山中游玩几日,到时候还要回我在人间的家中。”

    “嗯,那你们好好休息。到时候唤我一声,我送你们下山。”苏青辞别他们,带著苏鹰回洞府。

    “唔……”刘意醒来,觉得头有些疼。他有些无意识地打量著这充满熟悉感的陌生房间,“这是哪里……对了,王欢……王欢!”意识回笼,刘意腾地跳下床,赤著脚就要跑出去。刚打开房门,就与端著一碗食物进来的鹿欢撞了个满怀。

    “呃……痛……”刘意揉著被撞的发疼发酸的鼻子,眼泪都溢了出来。

    “没事吧。”鹿欢赶紧放下手中的东西,要拉开刘意的手看一看他受伤的鼻子。“我没想到你会突然冲出来,对不起,我看看呢……”

    刘意红著眼睛看著对自己关切非常的男子,疑惑道,“你,你是谁?”

    鹿欢正一手抓著刘意下巴,见他呆呆地问自己是谁,又无奈又好笑,在他唇上亲了亲,“你说我是谁?”

    刘意捂住嘴巴,後退了两步,他红著脸指著这个一见面就亲自己的男人:“你……你到底是谁?放我走,我要去找人。”

    “你真认不出来?”鹿欢有些受伤地皱著眉头。

    刘意瞪著对方,这张脸他是真的不认识,但是对方看著自己的眼神又该死地熟悉……突然脑海中现出一个发著光的轮廓,当时自己似乎叫了对方的名字……“鹿……鹿欢?”

    鹿欢灿然一笑,一步跨到刘意面前,捧著他的脸就烙下一吻,“终於认出我来了……其实,我更习惯你叫我王欢。”

    “不……王欢他……”刘意脸色一白,想到浑身是血,在自己怀中软软垂下手的王欢。“他已经……死了……”

    “不,我没死。我好好地在这呢。你再感受一下……我就在这里。”鹿欢一把抱住刘意,亲著他的发顶。

    “怦咚!怦咚!”刘意耳朵贴著鹿欢的X口,有力地心跳声传入耳中,这不是魂魄,是实实在在活著的人。

    第一百零六章

    “哈……哈……慢一点……”刘意气喘吁吁道,“我……我走不动了……”

    鹿欢见刘意双手扶膝,呼呼喘气,一副再多走一步就会倒下去的样子不禁笑著摇了摇头。“才爬了一半路你就走不动啦?”

    “什麽!才一半路?”刘意一听瞪大双眼,转身要回头,“我不去了,我……我要回去……”被鹿欢一把拽住,“不去真的会後悔哦。”

    “为了泡个温泉累个半死我才会後悔。”他们从早上起床吃过早饭後就开始往山顶爬,这都快中午了,才爬了一半路。刘意看看脚下,他们已经爬到雪线了,周围雾蒙蒙的,让他觉得有些呼吸不畅。

    鹿欢蹲下身,“来吧,我背你。”

    刘意看著那宽阔的後背,犹豫了一瞬,还是选择趴了上去。

    “抓紧了,走咯。”鹿欢闷声一笑,在刘意搂住自己脖子的瞬间变成原形,撒开四蹄跑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刘意在屁股被颠起来的瞬间条件反S地搂紧鹿欢的脖子,“你你你……”刘意瞪著眼前那对枝形优美的鹿角,“这,这就是你的原形……”

    在最初的惊吓过後,刘意对身下这头美丽的雄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兴奋地在鹿欢头上脖子上抚M著,“你的毛好软好好M……角好漂亮……”

    鹿欢鸣叫了一声,显然对刘意的赞美感到非常愉悦。雪花在他蹄下飞溅,树影飞速自两边掠过。他轻巧地跃过地面上的障碍,载著刘意一路往被冰雪覆盖的山顶而去。

    在就快到达山顶时,鹿欢渐渐放慢速度,刘意注意到白雪变得稀疏,树木也不是单调的松柏,甚至看到一丛灌木中有盛开的紫色小花,一股浓郁的硫磺味混著水汽扑面而来。

    “哇……”刘意看著眼前的温泉湖不禁惊叹。这一定是天上的仙人遗留在这山顶之上的一面古镜,平静无波的水面上蒸腾著白白的雾气,阳光穿透层层白雾留下点点碎金。

    鹿欢转头咬著刘意的衣摆拉了拉,示意他下来。

    刘意这才从震撼中回过神来,跃下鹿背。他打量著鹿欢的原形,见鹿欢身上有类似梅花鹿的斑点,但是体型却比普通的梅花鹿大了许多,鹿角也生得十分威武。刘意抬手想M鹿欢的头,手心却触到鹿欢湿漉漉的鼻子,原来鹿欢也正好转过头来。鹿眼中流露出类似天真的疑惑,刘意被看得一怔,随即感觉到手心被舔了。

    “啊!”刘意收回手,不知道自己为什麽觉得脸上一热,掌心被舔过的地方麻麻痒痒的。他看著鹿欢,觉得从那对鹿眼中看到了笑意,他有些羞恼道,“笑什麽笑,你知不知道这样舔了很痒啊。”

    鹿欢头靠过去,用鼻子蹭了蹭刘意的脸颊,然後,又舔了他一下。

    “喂!”刘意捂著脸警告道,“不许再舔啦,都是口水!”

    鹿欢变回人形,挑著眉道,“那就赶紧去泉中洗洗吧。”

    刘意对鹿欢的长相显然还未完全适应,愣了一愣之後猛然发现对方变回人形後G本就没穿衣服,脸上立马充血。“你你你……你怎麽不穿衣服!”

    “你泡澡穿著衣服泡麽?”鹿欢反问。

    “那那那……你赶紧去温泉里泡著……”刘意推了鹿欢一把,双手正正抵在鹿欢X口。

    鹿欢单手扣住那两只爪子,“一起。”

    刘意一边想抽回手,一边结结巴巴道:“我我我……还没脱衣服呢……你先……先下去吧。”

    鹿欢看著他躲闪的目光,想了想,捏了个法诀。“也许,你比较适应看我这个模样。”一阵光华过後,鹿欢变作了王欢的样子。

    刘意见到熟悉的面容,不再挣扎,他伸手抚M著对方X口,那里原本有五个血洞,但是现在除了一个小巧的凸起之外是一片平滑的肌肤。

    鹿欢被M得眸色变暗,哑著嗓子叫了一声,“意儿……”

    刘意浑身一震,眼眶发红,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鹿欢,哽咽道,“王欢……你没事,太好了。”

    第一百零七章

    鹿欢虽然不介意一直被刘意抱著,但是他没穿衣服的身体暴露在这山顶还是觉得有些冷。他索X托著刘意臀部,一把将他抱了起来,往温泉走去。当温热的水漫过小腿、大腿,直到腰际,他才停下。

    “好了,不哭了。”他就像逗小孩一样颠了颠刘意,“下来泡温泉吧。”

    刘意撑起身体,双手扶在鹿欢肩上,轻轻“啊”了一声,周围都是水,虽然嫋嫋的雾气让这片水域看起来带著一点点梦幻,但是被水包围的感觉还是让他打心底有些恐惧。“怎……怎麽走到水里来了。”

    “不到水里怎麽泡温泉呢?”鹿欢看出他眼底的害怕,宽慰道,“你放心吧,这里水不深的,水里还有火山石,你可以坐在上面舒舒服服地泡。”说著要把刘意放下来。

    “不不……等一下……”刘意的脚一触到水面就往上缩了缩,“我还没脱衣服呢……会湿掉的啊。”

    “这好办。”鹿欢单手托著刘意,另一只手就去扯他腰带。

    “你你你……抱好!我自己脱。”失去一半支撑点,刘意晃了晃,惊恐地大叫。

    鹿欢忍不住笑著道:“好好好。你自己脱。”

    刘意颤巍巍地解著腰带,剥下外衣,然後发现脱下来的衣服没地方放。他一手举著腰带,一手举著件衣服,脱不下去了……

    鹿欢大笑起来,“意儿,你太可爱了!”刘意羞恼地瞪著他,“笑笑笑!有什麽好笑的。谁让你还没等我脱衣服呢就到水里来了。”

    “唔……对不起。还是我来帮你吧……”鹿欢尽量不笑出声,但眉眼仍然弯弯地,盛满笑意。

    “怎麽帮……你又没有第三只……”最後一个“手”字还含在嘴里没来得及说出来,刘意就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统、统、不、见、了!

    鹿欢松开指诀,在刘意小腹上“叭”地亲了一口,“看,这不是都脱掉了麽?”

    “嗯……”刘意被亲得小腹肌R一阵收紧,一丝不挂的下体在草丛中颤了一颤。

    鹿欢抱著他慢慢沈入水中,当他坐在水下的石块上时,水刚好漫到他的锁骨处。而坐在他身上的刘意则露出大半个X膛,X口的两个红点在一冷一热的刺激下充血挺立起来,正正对著鹿欢的鼻尖。只要稍稍偏过头,就能将一点红豆含入口中。

    刘意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R首被觊觎了,第一次泡温泉的他完全被这汪泉水征服,发出一声喟叹,“啊,好舒服!难怪那些有钱人都喜欢去泡温泉,太舒服了。”

    “嗯,我可以让你更舒服。”鹿欢的手在水中M上一片柔软弹滑的臀瓣,轻轻揉捏起来。

    “喂……你……你要干什麽?”刘意脸一红,想要站起来,腰却被扣住,重新被压回鹿欢大腿上。

    鹿欢张嘴轻轻咬住面前的一颗红豆,牙齿厮磨间吐出两个字,“干你。”

    “嗯嗯……痛……”脆弱的R头被牙齿啃咬带来一丝痛感,刘意弓著背,想要把X膛往後缩。鹿欢却不容他退後,松开牙齿,换做大力吮吸。温暖的口腔包裹住连R首在内的一小片肌肤,舌苔划过刚刚被咬痛的R尖,感觉到小小的R粒在刺激下变得更加肿胀硬挺。刘意的痛哼也化作一声呻吟,那丝丝疼痛中升起的异样快感,让他不再退却,反而将整片X膛朝前送去。

    第一百零八章

    “嗯嗯……痛……”脆弱的R头被牙齿啃咬带来一丝痛感,刘意弓著背,想要把X膛往後缩。鹿欢却不容他退後,松开牙齿,换做大力吮吸。温暖的口腔包裹住连R首在内的一小片肌肤,舌苔划过刚刚被咬痛的R尖,感觉到小小的R粒在刺激下变得更加肿胀硬挺。刘意的痛哼也化作一声呻吟,那丝丝疼痛中升起的异样快感,让他不再退却,反而将整片X膛朝前送去。

    不断地吮吸和舔咬使得那两点变得敏感无比,只要鹿欢的舌尖轻轻自R尖划过,就能引起刘意一声轻哼。鹿欢玩弄够了那两点,濡湿的吻渐渐下移。他将刘意稍稍托起一点,让他後仰靠在法力撑起的结界上,半硬的柱体就露出水面,被一口含进口中。

    “哈啊……”刘意发出一声类似惊喘的呻吟,舒服地神智昏聩,随著不断地吞吐摆动著自己的腰。“啊……啊……还要……深一点……”他双手C入鹿欢的湿发中,往上挺著胯,寻求著更加强烈的快感。

    “……”鹿欢稍稍吐出一点,舔著柱身上的青筋和菇头下那一圈敏感小沟,舌尖还不时戳刺著菇头上的小眼。

    “哈啊……唔嗯……”刘意只觉得一股酸意自马眼中升起,两个囊袋微微收缩,强烈的SJ感让他想要痛快地喷发出来。但是一只手狠狠捏住他的柱体G部,脆弱的菇头也被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嗯……”SJ被强行阻止让他难受地扭著腰,“放开,让我S……”

    “先忍著,一会儿让你更爽。”鹿欢在菇头上舔了一下以示安抚,然後将刘意的一条腿架在自己肩上,掩在臀缝中的小X立马暴露出来。

    “呜呜……呃啊……”刘意无助地拍了拍水面,後X被软软的舌头舔过的感觉让他不禁蜷缩起脚趾。

    鹿欢感觉到XR在自己嘴下软化,於是撤出模仿X交的舌头,一下子捅进两G手指,在里面不断旋转抠挖。他能感觉到里面的媚R紧紧吸附著他的手指,想要将他的手指吞得更深。

    “啊啊……哈……”无意识的呻吟声不住地自刘意嘴中逸出,他晃动著脑袋,不断收缩自己的内壁,极力想要达到情欲高峰。可是那手指却总是一触就离,不给个痛快,他难受地低吟一声,“给我……快给我……”

    “给你什麽?”鹿欢咬了一口他的臀尖R,撤出手指,将早就蓄势待发的X器抵在X口。硕大的G头顶进一点点,浅浅地磨蹭著。

    “唔嗯……进来……”刘意受不了地往前挺腰,想将使坏的RB纳入自己下面那张小嘴中。可是鹿欢又往後撤了点,保持著只进半个G头的状态,不依不饶地追问,“说,给你什麽?你想要什麽?”

    “RB……你的大RB……啊啊……”刘意崩溃地说出答案,随即被一下深顶,鹿欢的chu长一下子全G没入。

    “哈啊……”两人同时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刘意的前端更是无法控制地S出一股白白的浓J。“哼嗯……”鹿欢停著不动,挺过刘意高潮带来的一阵强烈抽搐,才开始大肆律动起来。

    刘意刚S完,一时不想动,感觉到鹿欢的巨物在自己肠道中不断进出,突起的G头和满布青筋的柱体摩擦著柔软敏感的内壁,一丝异样的快感又渐渐堆积起来,刚发泄过的X器又慢慢抬头。

    鹿欢跪在水中的石头上,拉起刘意盘在自己腰上,双手托著後者的腰臀,自己则自下而上地顶动著。他不断亲著刘意的嘴唇,交换著濡湿的吻,手则不断抚弄揉掐著挺翘柔弹的臀R。

    “嗯嗯……”刘意被亲地只能发出模糊的呻吟,臀部借著水的浮力不断起伏,将鹿欢的硕大吞进吐出吞进吐出……每一次吞入都能让自己身体深处的阳心被研磨到,又酸又麻地爽快感自那一点发散到全身,就连指尖都忍不住颤抖。

    原本泡在温泉中就很热,再加上剧烈的运动,两人都大汗淋漓,鹿欢舔去刘意下巴上的汗滴,开始最後的冲刺。

    刘意已被顶得连呻吟都叫不出来,只是呜咽著弓起身子,一口咬在鹿欢肩上。只见水面剧烈的晃动突然停止,刘意身体一僵,随即颤抖著瘫软下去。在他再一次S出来的同时,鹿欢的热J也喷发在他甬道深处。作家的话:不要走开,今天还有哦……

    第一百零九章

    自温泉回来後,鹿欢就保持著王欢的模样,没有再变回来。但是偶尔也会变回原形,逗刘意开心。他发现刘意每次见到他的原形就双眼发亮,对他身上的短毛简直爱不释手,更加喜欢被他背著在山中溜达。

    两人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後就满山找好吃的。山中物产颇丰,但大多都是素的,刘意吃了两次觉得新鲜好吃,但再吃就觉得还是R好吃。他看著满山跑的兔子!子口水直流,可惜不给吃,最多能抓两条鱼解解馋。

    刘意啃著鹿欢烤的某种植物块J,嘟囔道:“我们也玩的差不多了,该回去了吧。”

    “好啊。那我们明天就下山。”鹿欢烤完东西就打来溪水,将火堆浇灭,确认没有一点火星後,才拍拍手,也拿起一块吃起来。“我还想去跟苏青他们告个别。”

    刘意对苏青很有好感,但是想到要见苏青就连带著要见到苏鹰就有点不爽。他皱了皱眉头,“那你去吧,我就不去了,在山神庙等你。”

    “唔,那你就收拾好东西等我回来吧。”

    两人吃完後,鹿欢先将刘意送回山神庙,就去找苏青道别。

    刘意一个人在庙中转来转去,这庙小的很,早就在来的头两天M了个熟。虽然鹿欢叫他收拾东西,但其实两人并没多少行李,两个包裹一拎就随时可以走人。

    他走了几圈消完食,无聊地躺到床上。视线扫过靠墙的柜子,突然定在一个毫不起眼的陶罐上。这个罐子似乎前两天还没看见?什麽时候有的?

    刘意走过去,捧起那个罐子,罐口用红布包著,罐身并不是很重。刘意手指摩挲著罐子chu糙的表面,犹豫要不要打开看看……

    鹿欢回来後见庙中静悄悄,以为刘意还在睡午觉。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却见刘意背对著门呆呆地坐在地上。

    “意儿,怎麽坐在……”他的声音在看到刘意手中捧的东西後戛然而止。他放在柜子上的陶罐已经被打开了,里面是一捧灰扑扑的粉末,粉末中还夹杂著没有完全烧化的小骨块。这是他悄悄去将真正的王欢尸体捡回来烧化的骨灰。

    鹿欢轻叹一口气,捡起掉在地上的红布,重新盖上敞开的罐口。“意儿,不要哭。这只是一副皮囊,真正的我就在这里。”他心疼地捧著刘意的脸,那脸上有已经干了的泪痕。

    “我……我没哭。”刘意别过头抬袖擦了擦脸,带著鼻音道,“我只是有些感慨。”他看著鹿欢重新用绳子将红布扎紧,开口道,“我们……把他埋在这吧。”

    鹿欢看著刘意,扶他起来,点头道,“好。”

    山神庙後面多了个土包,上面竖了一块石碑,但是却空著,什麽都没写。刘意在墓碑前摆了点水果,还郑重地上了炷香。

    鹿欢待他将香C进土里,过来牵著他的手道:“好了,我们回家吧。”

    “嗯。”刘意笑笑,两人手牵著手往山下而去。

    “他们走了。”苏鹰站在苏青身後道。

    “嗯。”苏青看著两人远去的背影,“他们还会回来的。这里才是他们真正的家。”

    “……”苏鹰伸手去勾苏青的手指,食指勾著对方的小指,见没有被甩开,於是大著胆子顺著无名指、中指、食指一GG纳入掌中,直到十指交握,才满足地露出一个微笑,“我们也回家吧。”

    第一百一十章

    尾声

    “可恶!为什麽不让我去?”刘意不爽地掀桌,“你自己忙得整天不见人影,却要我像个黄花闺女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你知不知道我每天呆在这府里都快闲得长毛了。”

    鹿欢按了按额角,“我没有要你整天呆在府里,你可以出去玩,骑马遛鸟喝茶听书,随便哪样只要你喜欢。”

    “那些都没劲透了。”刘意还是气呼呼的,“一个人坐在茶馆里像个傻子一样。”

    鹿欢知道,其实刘意在意的重点是自己不能陪他。“对不起,我忙过这阵子陪你出去玩。我们去泰山看日出怎麽样?”

    刘意睨了鹿欢一眼,“整天除了看日出看日落你还能想出点别的花样来麽?”

    “好吧。那你想去哪里?”鹿欢道,“只要你不去押镖,那太危险了。”

    “我也不知道……”刘意咕哝,“押镖哪里危险了?凭我的身手还不是来一个揍一个,来一双打一双……”刘意的声音在鹿欢怀疑的眼神中慢慢小了下去,随即不服气地挺X,“好吧,比起你当然差了点,但是整个镖队又不止我一个人,大家一起还是很安全的。更何况远威镖局名声很大,一般道上的不敢动手。”

    “不、行!”鹿欢还是咬死不松口。

    “我不管……我就要去!”刘意顶了回去。他在王府养得挺好,近年内又长了个,此时直著脖子吼回去的时候,鼻尖都快对上鹿欢的了。

    鹿欢照著那鼻尖就轻轻咬了一口,刘意痛呼一声捂著鼻子,“你干什麽?”

    鹿欢将人搂进怀里紧紧锁住,“还用问,当然是干你。”

    刘意一听挣扎地更加厉害,一张脸涨得通红,“混蛋,我在跟你说正经事……你……唔唔……”

    鹿欢低头堵住喋喋不休的嘴巴,舌头舔开双唇,长驱直入在对方口腔中翻搅。最近他确实太忙,忽略了刘意。往往他起床时对方还未醒,而晚上应酬完回来时对方又已经睡著了。他也憋了好久,舌头刚一勾缠到对方的软舌,下身就硬了。

    鹿欢用膝盖顶开刘意双腿,在对方的要害部位不断磨蹭,不一会儿就感到那里也站了起来。

    刘意被亲得只能发出唔唔声,下身被点著了火,腰顿时软了。双手也忘了挣扎,攀上鹿欢的脖子。

    “哈啊……哈啊……”刘意浑身颤抖,随著强有力的顶弄不断喘息呻吟。他一条腿挂在椅子扶手上,一条腿被高高架在鹿欢肩上,下面门户大开,只见站得笔直的X器和下面两个囊袋随著身体不断晃动,而鹿欢的凶器在小X内不断抽C,每一次进出都发出噗滋噗滋的水声。

    “呼……呼……”鹿欢喘著chu气亲著刘意大敞的X口,在小麦色的肌肤上留下一个个红色的吻痕。他不断挺动键腰,恨不得将两丸连著一起送入紧致温暖的甬道中。

    “呜呜……不行了……太深了……啊啊……”体内最敏感的那点被不断大力顶住碾磨,刘意受不住地大叫,肌R不断抽搐,前方J关大开,一道道白浊喷溅在自己小腹上。

    鹿欢也被夹得低吼一声,深深地撞击几下後也将热Y撒在刘意身体深处。“嗯嗯……”刘意有些失神地颤抖,内壁被烫得不住收缩,连带著前面又吐出一口J水。

    鹿欢喘了几口气,亲著刘意微张的嘴角,就著相连的姿势一把将他抱起,转移到床上。纱帐挥落时,又一轮欢爱开始了。

    事毕,鹿欢餍足地抱著刘意,亲著他汗湿的发际。刘意已被干得浑身无力,嗓子发哑,靠在鹿欢怀中闭著眼休息。

    鹿欢在他耳边道:“以後我多陪陪你,别去做危险的事,我会担心。”

    刘意哼哼一声,也不知听进去没,过了一会儿发出均匀的鼻息。他昨晚守著烛台等鹿欢回来,结果等到很晚趴在桌上睡著了,早上又被鹿欢起床的动静惊醒,现在经历了一场酣畅淋漓的X事,早支撑不住,沈入梦乡。

    六十年後刘意坐在椅中看著星星,手边是鹿欢为他泡的一壶热茶。他颤巍巍地端起一杯茶,这时天边一颗流星划过,映亮了他的双眼。他缓缓露出一个笑容,端到唇边的杯子啪嗒落到地上,摔成碎片。而端杯的手也渐渐滑落,无力地搭在椅子扶手边。

    鹿欢拿著御寒的毛毯出来,一眼就望见地上的一片碎瓷。他的心颤了颤,走过去将毛毯轻轻盖在刘意腿上,“意儿……”他轻柔地握住那只手,放在唇边亲了亲,眼角滑下一滴泪。

    与此同时,远在千里之外的白头山山神庙中光芒大盛。

    苏青被惊动,匆匆赶到庙门口,呆呆地看著从山神庙中走出的人。

    来人微微一笑,道:“苏青,好久不见。”

    “如……如意山神……”苏青喃喃著吐出这个久违的称呼。

    “嗯,我回来了。”如意笑著眨了眨眼,神色中带出一丝顽皮,“我还要去接那个傻瓜鹿欢,晚点再聚。”

    王府中白绸高挂,鹿欢跪在灵堂内,默默烧著纸钱。

    忽然一阵风吹过,一个声音幽幽响起,“人死如灯灭,你还要守著这副皮囊到几时?”

    鹿欢霍然抬头,只见如意生生地立在那里,脸上的表情似嗔似笑。“如……意儿……”

    “这是什麽破称呼。”如意皱了皱鼻子,拉起鹿欢道,“快将此间事了了,跟我回山去吧。”

    “好……好……”鹿欢眼眶发红,一把抱住眼前的人。

    从此只羡鸳鸯不羡仙!

    作家的话:嗯嗯,乃们没有看错,这篇文到这里就结束啦。撒花……以後会陆续更新番外,但是本人主要J力要投入到新坑的创作中去啦……回头一看,以前挖的坑太多了,要一个个平掉还真不容易呢QAQ所以会稍稍休息一段时间,好好准备下一篇coolmei亲最期待的男子养生会所系列之按摩师话说,可能会大修……节奏跟以前完全不同……对手指】还请不要抛弃我哦嘤嘤嘤最後鞠躬感谢每一位看过这篇文的亲! ( 人生得意须尽欢 http://www.cuiweiju777.com/7/7554/ 移动版阅读wap.cuiweiju777.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翠微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