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翠微居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情欲超市 办公室妻子的悲哀 无限诱惑

最终夜终 沉沦

      在自己构筑起来的小王国中,游文妤的平和与激情完美融合的日子,再次因另一则新闻而掀起涟漪。

    这次是陈劲性被捕了。

    新闻播出的时候,游文妤正跨坐在”强”这张人肉沙发上。游文妤柔美的背部,靠在”强”的结实的胸膛,背后的”强”用他的乳头及胸毛磨蹭着她细嫩的粉背;游文妤踡起相叠的大腿与小腿紧夹着”强”粗状的大腿。游文妤跪坐在?强?大腿根部上,让”强”坚硬的肉棒抚慰着自己骚痒的屁眼。

    ‘...七个多月前犯下白案的陈劲性终于就逮,而高添鸣、林春声则都已在之前的追捕过程中被警方击毙,目前警方尚在通缉也可能涉案的张素甄与一名

    游姓女子...’

    ‘我跟这个女人一起表演。’正在亲吻游文妤秀丽耳垂的”强”用他泰国腔的华语,骄傲的说道。

    ‘什么?’”强”举起他正在轻抠着依偎在自己臀部旁的小脚掌心的手指,指着电视中的张素甄道:‘她在一家戏院表演sm。我每个礼拜五也去表演,很辛苦,比做

    工累...’

    ‘带我去找她。’游文妤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冲口而出这样的话。是想去看看张素甄现在究竟沦落到怎样的下场?还是想怀念她的手指抚摸过自己膧体、舌头划过自己阴户的感觉?还是想回味她替自己刮阴毛时的快乐?或是想重温她给自己上刑时带来的高潮?或是想重温当自己被折磨后,她那像慈母般的抚慰?”强”并没有问她为什么,游文妤的话对他来说就像神的指令,只须执行、不须怀疑。

    他带着游文妤来到一家隐藏在菜市场里面,专门表演牛肉场的破旧戏院。

    在戏院门口把风的,认识”强”,甚至该说蛮羡幕”强”的:一个泰国仔不但可以公开的在舞台上享用那些自己看的到,却摸不着的美女,而且居然还有红

    包拿。

    在门口把风的三七仔,看到”强”带着一个貌似清纯,却透着沧桑眼神的美女来到门口,以为他们是下一场表演的演员,问也没问就挥手让他们进去。

    戏院里略嫌简陋的舞台上,张素甄正在表演书法。与国学大师在电视上表演写春联也没有太大的不同。只是一个用五之手指握笔,一个用两片小阴唇握笔罢了。

    看张素甄上半身的装扮,与一般红包场的歌手无异。镶满亮片的紧身舞衣,浓妆艳抹的脸庞加上一头烫的澎起,并染成金黄色的头发,让人有妖艳的感觉。

    只是四周稀稀落落的观众,大慨只会关注她的腰部以下部位,而不会关注她的上半身;因为自肚脐以下除了插在阴户的毛笔,就只有脚上那一双高达4吋

    ,由金色细线缠绕而成的高跟鞋。

    地上铺着一张硕大的白色宣纸,张素甄正用沾满腥红原料的毛笔在上面写字。

    由于夹在私处的毛笔虽然是特大号的,但顶多也只有三十几公分,双脚分立在宣纸上的张素甄必须艰辛的将下半身蹲成?m?型,才能让笔尖触及纸面,然后靠着挤在高跟鞋里的莲足轻移,及紧捧着双臀的双手协助摆动阴户,来在纸上写字。

    干这活儿不但得有脚力、腰力,还得阴户能夹得稳笔与顶得住笔与纸张摩擦时所产生的反作用力,这可真是难为小穴早被操的宽松异常的张素甄。所以看来

    并没有写几个字,满头的汗水已把脸上的妆都弄花了。

    游文妤看着张素甄卖力的表演,可是心中涌现的景象却是:几个月前自己亲手将鬃毛塞进李安妮学姊的阴户里,与之后学姊夹着鬃毛艰苦的挪动身体,求人插她小穴的情景。这是否是现世报呢?张素甄既然已经得到了报应,那老天会给自己这个帮凶怎样的逞罚呢?

    一阵稀落的掌声,将游文妤拉回现场,原来是张素甄已经表演结束,剧院灯光打亮,让观众看清楚她高举在手上,腥红的五个大字?淫妇张素甄?。

    舞台边一个观众高举着抽了一半的香烟大叫:‘淫妇,赏你烟抽。’

    张素甄大方的走到舞台边,双手摆在自己左右膝盖上,让大腿夸张的张成?一?字型,用阴户前挺的淫荡姿势蹲下。

    那个观众也毫不客气地将沾满自己口水,抽了一半的香烟插进张素甄的小穴。

    在观众的淫邪叫声中,只见烟头一明一暗的变化着,原来是张素甄靠着她那久经训练、迷死陈劲性的绝招:阴户吸力,表演起十八招里的?抽香烟?。

    看着陆续有观众意兴阑珊的离场,张素甄不禁悲从中来。想到自己终究是年华已老,不然,想当初自己在养父母(或许应该称他们为第一个占有自己的男人与女人更适合)的调教下,第一次上台表演十八招时观众反应多热烈:她还清晰记得那天是自己十四岁的生日,虽然穿着戏服的上半身、套在高跟鞋里的脚丫,以及观众看不到的阴道及直肠里,全在养父母的?调教?下伤痕累累,可是看到观众的热烈反应却无来由的兴奋起来,在台上就不停得流出淫水。

    轻叹了口气,伸手抹去眼角的眼珠,张素甄这时才看到,站在台下望着她发呆的游文妤。

    ‘各位观众,我们这里来了一位年轻的超级性奴。’

    游文妤看着下半身夹着香烟的张素甄朝她走来,忽然感到全身发热,耳中似乎充斥着当自己将烟头烙上李安妮学姊乳头、阴唇、阴核时那种惊天地、泣鬼神的惨叫,无助的轻摇着头。

    ‘让我为各位免费加演一场:幼齿性奴调教秀。’

    当张素甄将她拉到台上,游文妤才轻轻的呢喃道:‘我不要。’

    ‘你想要的,不要再欺骗你自己了。这也是你的宿命。’张素甄柔声说道,并将她的双手高举过头,铐在舞台中央一个由天花板垂下的o型钢环上。

    然后开始解开游文妤无袖牛仔背心的扣子。

    ‘现在连内衣、胸罩都不穿了!一定也没穿内裤吧。’

    当褪掉游文妤脚上的牛仔裤时,证实了张素甄的判断。

    张素甄取过遥控器将o型圆环上升,直至游文妤双脚离地至少三、四十公分。

    全身的重量都由双手支撑,游文妤感觉手腕、手肘、肩膀都要脱臼了,可是她却没有发出惨叫声,反而像是舒服极了的轻哼着。

    ‘舒服的不肯下来了是吗?’

    张素甄弯腰替她除去了双脚上的布鞋,才慢慢的将o型钢环降下,将高度保持在让游文妤脚背垂直向下伸展到极限时,也只有最长的脚趾头:双脚的大拇趾尖端能触地的高度。

    浑身上下只披着一件前襟已经敞开的无袖牛仔背心,除此之外就只有绑着马尾的橡皮筋,及左脚踝上那条张素甄半年前替她系上的那条象征她奴隶身分的银色脚链。

    雪白的肌肤、凹凸有序的身材,搭配姣好的青春容貌,吸引着观众的目光。

    在舞台的灯光照耀下,可以看到私处已经湿润了。

    游文妤紧咬着嘴唇,为自己表现出来的淫荡,害臊的连耳根子都红了,可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沉醉在性欲的天堂中,在台下一大群男人目光的刺激下,泌出

    更多的淫水,流的整个鼠膝部都是爱液。

    游文妤心想:这大慨就是老天对自己这个帮凶的逞罚吧。

    ‘不用任何的调情,就主动流出淫水,不愧是我的超级性奴。’张素甄在游文妤耳边耳语。

    张素甄说完,对着她的耳朵吹起气来,同时伸出舌尖轻舔着她的耳垂。

    游文妤瞬间就产生了奇妙的感觉,嘴里正忍不住要发出愉悦的喘息声,张素甄突然把嘴唇压在她的樱桃小口上。

    ‘呜...’

    突然的亲吻使游文妤心神大乱,张素甄的嘴唇是那么的柔软,嘴中还发出独特的香气,而当她那湿软的舌头开始在游文妤薄薄的唇上轻舔,游文妤整个人就

    陷入陶醉忘我的境界里。

    张素甄得寸进尺的将舌头侵入她的嘴里,湿滑的灵舌在游文妤的口腔里四处舔触。

    ‘呜...喔...’

    被悬挂在钢环上的游文妤,毫不抵抗的任凭张素甄亲吻着。

    游文妤觉得自己已经被张素甄如同小蛇般钻动的舌头给迷惑了,当张素甄湿热的舌尖摩擦着自己的舌苔时,游文妤兴奋的享受着发自心底的甜蜜感觉。

    ‘怎么样?很舒服吧。’

    深吻之后,张素甄缓缓的将舌头从游文妤湿润的嘴里抽出,一边问一边顺着脸颊脖子往下舔。右手拨开游文妤身上的无袖牛仔背心,舌头轻轻的点上游文妤的腋窝。

    ‘喔...’

    粗造的味蕾和柔嫩的腋窝,狂野得摩擦着,使游文妤感到阵阵麻痒的快感。

    而游文妤腋窝独特的味道,也刺激着张素甄,让她发出非常陶醉的娇喘声:‘真香...喔...太美了...’

    ‘瞧!你的小穴越来越湿了耶!’

    听张素甄这么说,让游文妤从享受的情境又跳跃到羞耻的情境;在众目睽睽之下,阴户不受控制的流出蜜汁来,实在是令人十分羞耻难堪。

    但当张素甄双手开始在她的胸部轻轻抚摸时,身上的欲火又压过了她的理性,再次发出愉快的喘息声。而胸前两座雪白山丘上所绽放的嫣红樱桃,在张素甄指尖的挑逗下,早已高高竖起。

    当张素甄用双手食指和拇指分别拧住她早已勃起的两颗大樱桃,并且好像要把它们从她的乳房上摘下来似的用力向外拉起时,游文妤仰起头,发出哭泣的哀嚎声。

    张素甄让游文妤淫荡的哀嚎声充斥整个表演场地,在充分回荡共鸣之后才缓缓放开她的乳头。

    肿大充血的乳头,上面密集分布的小皱纹,连台下的观众似乎都看的清清楚楚。

    张素甄被游文妤兴奋的呻吟声、甜美的汗香味刺激的也不由自主的泌出了淫汁。张嘴将游文妤颤动着的乳头含进嘴里。

    ‘呜...喔...好...舒服...’强烈的快感逼使游文妤更加疯狂的发出表达兴奋的哭喊声。

    游文妤边淫叫着,同时边扭动着被悬挂着的纤细肉体,两只只有脚拇指能着地的修长美腿也用力夹紧,拼命互相摩擦着。

    当张素甄抬起头,欣赏她沉溺在快感里的表情,发现游文妤眼神中流露出强烈的期盼,与熊熊燃烧的欲火。张素甄将手往她的下体探去,让手掌在游文妤刚刮过的耻毛上游走,当手指摸到一条柔软的肉缝时,立即沾满了温暖的液体。

    游文妤最敏感的私处一被碰触,立即发出满足的叫声。

    而当张素甄的手指摸到一颗湿淋淋的突出物时,游文妤则回报以陶醉的表情及殷切盼望的眼神,似乎在祈求她用力搓揉一下已充血勃起的肉芽。

    可是张素甄的手指却只是调皮的碰触着。

    ‘用力...用力啊...主人...’游文妤再也不顾什么自尊,掂着脚指努力的将身体往前挪动,让阴核往张素甄的手指挺进。

    可是张素甄却残酷的转身离开。

    ‘不要...不要走啊...我要...你的性奴需要啊...’

    张素甄走到舞台边上,捡起一根带着钢钉的皮鞭。

    ‘别急,我也需要你...我会让你永远离不开我的...我的性奴!’

    一边说一边举起皮鞭,用力的抽打在游文妤身上。

    清脆的皮鞭着肉声,伴随着游文妤不绝与耳的惨叫声,充斥在整个表演厅。

    游文妤一头乌黑浓密的秀发随着身子摇晃,在空中左右飞扬着,血红的痕迹随着飞舞的皮鞭,由上而下的在她的胸膛、背部、小腹、臀部、大腿不断绽放。

    张素甄蹲下来抓住她戴着象征性奴身分银色脚链的脚踝,猛得站立起来,让游文妤的左脚成水平伸展开来,另一只手上的皮鞭则已不断抽打在她的阴部。

    从肉缝中喷出的大量淫液,不但顺着雪白丰腴的大腿向下流动,也随着鞭子一次次在空中飞舞,而四处飞溅开来。

    游文妤持续尖叫着,但四周的观众听到的是舒服的宣泄,而非痛苦的表达。

    观众开始鼓噪、奸笑搭配着女人的淫叫、皮鞭抽打嫩肉的声音在整个戏院里,持续回荡着。

    直到数十条全副武装的警察冲进来齐声大吼:‘不要动!’

    整个世界似乎突然的归于寂静,就只剩游文妤还在高喊:‘我要!我要!我还要!’

    ********************************************************************

    备注:

    1.陈劲性共逃亡220天,期间共奸杀3位女子,另有17位女子被陈某强暴(不含受害人未报案数字)。

    2.查无林春声女友陈小玉被判刑纪录。此外,据说警方事后发放两千万奖金予检举陈、林、高三人行踪之一位女性线民。

    3.陈劲性妻子张素甄仅被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出狱后,藉着她的高社会知名度,以如狼似虎之龄,还能依旧靠色情表演维生。

    4.t市最高法院第0000000号最终判决确定书:

    “游文妤,女,26岁,据查四年前协助陈劲性、林春声、高添鸣等人于干下绑票、撕票案后藏匿与继续犯案。虽游女辩称系因被陈劲性持械强暴,且被迫同居期间又受陈、林、高等人不分日夜的非人性虐待,...

    但据下列证人证词,游女实为陈、林、高等人之共犯。

    ......

    朱雄董事长(男,49岁,案发当时为游文妤服务之贸易公司的老板,并受陈、林、高三匪之绑票勒赎):‘游文妤完全辜负了我对她的关心与疼爱,居然

    勾结绑匪...如果不是我勇敢的拼死与绑匪搏斗、...冷静机智寻找机会逃脱、...差点就死在她手里了!真是养虎为患!’

    柯副董事长(女,52岁,案发当时为游文妤服务之贸易公司的老板娘):‘我早就知道游文妤是个骚货,我丈夫要录取她时我就强烈反对,她整天在公司就是勾引男同事、挑逗我丈夫...,那三名歹徒会绑架勒赎我丈夫,当然是那个狐狸精提供的资料...’

    李x妮(女,32岁,被陈、林、高强暴之受害人,案发当时为游女同事):‘游文妤我诅咒她被千人骑万人操,生的儿子、女儿全都作鸡...法官大人,请你一定要判她死刑...都是她害我被强奸...害我被丈夫抛弃...害我永远跟亲生女儿分离...’

    t市看守所所长:‘游文妤在待审期间是关在我们所里,她是很听话不会闹事,但是她有性方面的疾病;几乎无时无刻都在手淫。所以有可能因为陈、林、高三人能满足她的性需求,所以与他们同流合污。’

    t大心理学教授:‘...在犯罪心理学上这称为“斯德歌尔摩症候群”,简单来说,那是一种被侵害者的心理变化,被害人在不知不觉间和加害人站在同一阵线,并认同他的生活方式。从痛苦、愤怒的情绪中,转而变成崇拜、追随加害人。就像游文妤那样,被歹徒百般凌辱,但最后却跟着歹徒一道犯案,一起成为别的受害人的施虐者。...而且陈劲性是游文妤的第一个男人,中国女性还是有浓厚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观念,因此...’

    ......

    跟据以上证词,本席依藏匿盗匪罪名判处游文妤有期徒刑三年八个月,并立即入监服刑。” ( 弱女子的悲歌 http://www.cuiweiju777.com/7/7546/ 移动版阅读wap.cuiweiju777.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翠微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