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翠微居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情欲超市 办公室妻子的悲哀 无限诱惑

堕落,钱色落门 她要搬来跟他们一起住

      “够了,白纤雪,不要闹了!”单冰亚忍无可忍的吼道,眉心皱的死紧。00小说00xs.

    “单冰亚,你太过分了!到现在你还在维护她?”白纤雪愤恨的目光转向单冰亚。

    “好了白纤雪,你不要闹了,听亚的话,睡一会吧,医生也说你需要静养,你现在情绪太激动了,对身体不好。”藤南川低声安抚。

    “那你们留在这里陪着我。”藤南川的话似乎起了些效果,白纤雪也渐渐平静下来了,只是胸膛还微微起伏着,握紧藤南川的大手,有些委屈的说。

    “嗯。”藤南川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就见单冰亚不理会白纤雪的挽留,已经站了起来。

    “单冰亚,你去哪?”白纤雪尖叫着瞪着站起身来要走的男人,拼命的克制住自己的怒气咬牙问道。

    “我一会就回来陪你。”单冰亚没有回头,直接来到伊百合的身边。

    单手搂过她的肩膀,“走吧,百合,我先送你回去。”

    伊百合犹豫的回头望了藤南川一眼,见他朝她点点头,也是这个意思。

    她这才跟着单冰亚一起出了病房。

    不过伊百合还是能感觉到身后白纤雪那杀人的目光,一直凝在她的身上。

    走出病房,伊百合突然止住了步伐,抬头看向单冰亚。

    “怎么了?”单冰亚看着她突然停住的步子,不解的问。

    “单哥哥,你不相信我吗?”伊百合盯住他的眼。

    “相信什么?”单冰亚挑了下眉头。

    “不是我推她下楼的……那时候我抓住她了,可是是她推开我的,我没有要故意害她。”伊百合看着他认真的说道。

    虽然她知道自己并不是个好女人,可是这一次她真的没有对白纤雪动手,却反遭她的诬陷。

    “你没有必要跟我解释。”单冰亚低沉的声音,脸色看不出有怎样的情绪。

    “恩?”伊百合怔了怔,不明白他的意思。

    “傻瓜!”单冰亚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她肚子里的孩子又不是我的,也不是川的,我们将她送进医院,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至于整件事的过程如何,他们根本漠不关心。

    “可是……”伊百合秀眉微皱,不悦道:“你还是不相信我,对不对?”

    单冰亚刚才那话的意思,只是说明白纤雪肚子里的孩子与他跟藤南川无关,所以到底是不是她推白纤雪下楼的,他们根本不打算追究了。

    “真的不关我的事!”伊百合执意抓着单冰亚的手臂,要把整件事说清楚。

    “百合,我们当然相信你,只是你忘了你自己肚中的宝宝了吗?你不能太激动的。”单冰亚见她这模样,急忙的将她搂在怀中,柔声安抚。

    “乖,听我的话,先让司机先送你回去,早点睡觉,听话。”单冰亚吻着她的脸颊,抵着她光洁的额头说着。

    “单哥哥……”伊百合的情绪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只要他们相信她就够了。

    “小傻子,我刚刚不说了,我们相信你。”单冰亚故意严肃的看着她,捏了一下她的脸颊,笑着道。

    “那我先走了。”伊百合看了看单冰亚,伸手抚平了他眉心之间的褶皱,犹豫了一下,最终从他的怀中挣脱出来。

    “嗯。”单冰亚点了点头,目送着她走出医院的大厅。

    夜已阑珊。

    医院的走廊里显得空洞洞的,只有值班的护士偶尔穿梭在走廊里。

    私人病房内。

    白纤雪整个人处于半睡眠的状态下,虽然是早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但是流产也不是小事,对女人来说伤害比较大,她的身体本来就有些虚弱,没有了狰狞的愠怒,所以现在整个人看起来也异常憔悴。

    忽然感觉到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侵袭着自己,白纤雪猛地睁开了眼睛,瞪视着眼前的人。

    “你是谁?!”由于病房内没有开灯,夜空上又没有月亮,所以来人的轮廓整个都融合在黑夜中。

    “连我的气息都感觉不出来了?”凯撒唇角微微扯动,不冷不热的声音从双唇逸出。

    “你怎么来了!藤南川跟单冰亚他们都在这里,难道你不知道吗!让他们发现怎么办,你赶快离开!”白纤雪皱了皱眉,忽然想起了什么,立即急切的说着,故意压低着嗓音。

    “你以为我像你那么蠢?他们现在不在附近,否则我怎么会现身。”凯撒斜靠在床头,有些冷讽的看着床上的白纤雪。

    “你过来做什么?!”白纤雪双手支撑着自己坐了起来。

    “看看我流产的妹妹,不行吗?”凯撒轻轻扯动着薄唇,俊逸的面容看起来异常无害。

    “不用你猫哭耗子假慈悲。”白纤雪冷冷的瞪了凯撒一眼,阴冷的说。

    “不过,你这步棋也走得险了一点。”凯撒轻轻抚摸着自己的下巴,似笑非笑的说着。

    “险么?我只是知道,只要能达到我想要的目的就行。”白纤雪冷哼了一声,有些狰狞的说。

    “目的?让单冰亚跟藤南川内疚的目的?”凯撒扯唇轻轻的笑出了声,似乎在嘲笑白纤雪。

    “没错,我一定会让伊百合离开他们,让他们回到我身边的!”白纤雪刻意不理会凯撒眼底的嘲讽,咬着牙宣示道。

    “呵,虽然你这么做确实可以让单冰亚愧疚,也可以间接让伊百合跟他们两人之间出现裂痕,可是事实如果不像你想的那样呢?”凯撒邪恶的面容融入夜色当中,低沉的嗓音之中发出冷笑。

    “你什么意思?”白纤雪一怔,有些不安的看着他。

    “你怎么就笃定,那三大恶魔不会相信伊百合呢?”凯撒眼光像是芒刺,冷然扫过她。

    “你是说,就算这件事单冰亚藤南川他们会愧疚,可是他们和伊百合之间依旧如初?”白纤雪的身体微微一颤,惨白的脸色在夜色下看起来更加吓人。

    “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蠢,你以为他们会在意吗?他们根本就一直在怀疑你肚中的孩子,如今这么莫名其妙的没了,他们会怎么想?”凯撒像是漫不经心的扫过她,倨傲临下的看着她。

    “这……”白纤雪有些懊恼,虽然很讨厌眼前男人说话的方式,但是却不无道理。

    “知道刚刚我为什么说你走的是一步险棋吗?”

    “为什么?”

    “你不应该在伊百合的面前失去这个孩子,而是应该在单冰亚或者藤南川的面前,而且做的更完美一些,那样他们对你的愧疚会扰乱他们深切调查孩子的事。”凯撒低沉的嗓音中有着嗤笑,对于白纤雪的做法觉得简直愚蠢到底。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单冰亚跟藤南川现在已经认为孩子的事情是你故意流逝的。”

    “那现在该怎么办?”白纤雪有些慌了,紧张的看着他。

    “蠢女人,我不是说了,让你乖乖听我的,你以为你那点小心计能斗的过谁?”凯撒唇边擒着冷冰冰的笑容,眼中闪过嗤鼻的光芒。

    “废话少说,只要告诉我接下来该怎么做就是了。”白纤雪有些厌恶的看着他,虽然不甘愿,但是也不得不继续听从着他的指示。

    “接下来么,我得好好想一想,计划还是要进行的,只不过你有些坏了我的事情,我想一想……”凯撒皱了皱眉头,脸上的神情陷入了沉思当中,事情确实有些棘手了。

    “我不相信单冰亚跟藤南川会不管我……”白纤雪咬着双唇,凤眸里依然有着坚持:“虽然他们怀疑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们,但是他们也没有证据证明不是的,现在反正孩子也流掉了,死无对证!他们就算是不想承认也没有办法!”

    “哼,自以为是的女人。虽然单冰亚跟藤南川无法摆脱这个孩子的关系,但是你别忘了,男人都是要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而你如果伤害到伊百合,第一个不放过你的一定是他们。”凯撒嘲讽的瞥了白纤雪一眼,不冷不热的直说中事实。

    “呵呵,你又在变相警告我了吗?别以为我不知道,如果那女人有什么事情,你一定会抓狂!”白纤雪忽然轻笑出声,眼中同样带着嘲讽的看着凯撒。

    “知道就好,你现在能做的就是老老实实的听我安排!”凯撒单手插在口袋里,走到了她的面前,伸手轻点着她的额头,警告的意味浓重。

    “我知道了。”白纤雪皱眉,一把挥开了他的手指。

    “孩子的流逝,你一点都不伤心?”凯撒眯着眼睛打量了她惨白的脸颊半响,幽幽的问出了一句话。

    “伤心什么?本来就是一个孽种,早晚都得流掉!”白纤雪一怔,随即脸上的事情变得异常冷凝,咬牙道。

    “时间差不多了,我先走了,我会再来找你。”凯撒双唇抿了一下,然后扔下一句话,大步朝着病房外走去。

    既然你不在乎,那么我就收起刚刚对你突然闪现出来的悲悯。

    匆匆从病房里闪身出来的凯撒,警惕的环顾了一下四周,才大步朝着楼梯口的方向走去。

    可是他没有发现,在走廊的拐角处同样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灯光将他的影子拉的老长,冷酷的俊脸上带着深讳的危险气息,狭长的黑眸里有了深一层的笑意。

    他就知道,白纤雪背后的男人一定是他!

    病房内。

    刚要躺下的白纤雪看着忽然推门进来的单冰亚,吓了一跳,有些紧张的看着他。

    “怎么了?还没睡?”单冰亚双手插在口袋里,模样有些悠闲的走了进来。

    “没,刚刚醒了而已。”白纤雪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那你早些睡吧,医生不是说了,你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单冰亚坐到了她身边,动作轻柔的拉着她身上的被子,低沉的嗓音听起来异常的轻柔。

    “嗯……”白纤雪有些不安的点了点头,虽然对于单冰亚这样温柔的动作是感到开心的,可是她总觉得有眼前的单冰亚有什么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是哪。

    白纤雪忽然胸中一紧,下意识的看向病房门,有些惊恐,很怕单冰亚发现凯撒曾经来到这里。

    “你怎么了?看什么呢,不是说让你休息么?”单冰亚高大的身子悠闲地坐在病床边,神情之中看不出是喜是怒,只不过嗓音异常的低柔。

    “没……没什么。”白纤雪盯了单冰亚半响,确定没有任何异常之后,才摇头说着。

    “嗯,早些睡吧,明天下午我会安排你出院。”

    “你会来我的别墅看我吗?”

    “不会,但是——我会接你到白色别墅。”

    “为什么?”白纤雪有些讶异,但更多的是欣喜,可是当她望向单冰亚时,他眼里的意味深长又让她有些不安。

    “你刚流逝了孩子,一定很伤心,而且我跟川也不放心,所以决定接你过来照顾你。”单冰亚岑薄的唇慢慢勾起一丝弧度,声音压的很低,诡异的心思全部都隐藏在了深邃的瞳眸背后。

    白纤雪在单冰亚捉摸不透的神情下点了点头,不知为何,她身上的汗毛有些轻微的耸立,虽然单冰亚看上去没什么不同,但是她总是感觉到了深讳的危险气息从平静的状态下一层层散发出来。

    黑色的加长商务车从医院里匀速的行驶出来,在夜色下穿梭着。

    “单少主……”代替司机开车的魅玄瞥了一眼倒车镜,面色凝重的看着一旁的单冰亚。

    “甩掉他们。”单冰亚也看向倒车镜,看到后面一直尾随的车子眉心一皱,冷冷的说。

    “是。”魅玄猛地踩下油门,开始在夜色中狂奔起来,在几个漂亮的转弯之后,终于将后面的车子甩掉。

    “少主,怎么了?”车子稳稳的停靠在白色别墅的面前,魅玄侧头看着若有所思的单冰亚低声问。

    “不对,刚刚大意了,不应该甩掉他们,这样让对方就更会谨慎的堤防起来,而且他们也知道我们现在住的地方,所以应该不是现在下手。”面色陡然一凛,单冰亚骤然眯起了眼睛,心里暗叫着糟糕,今晚他下意识的举动似乎会打草惊蛇。

    “对方是什么人,是凯撒的人?”魅玄看到单冰亚凝重的模样,身体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现在还不清楚,我总觉得不像,但又觉得应该也和他脱不了干系。”单冰亚那双狭长而又幽黑的深眸里滑过冷意。

    “少主,我多派一些手下的人过来吧。”魅玄有些后怕,万一对方想要做什么的话,三位少主这边不做好准备可算是难以抵挡。

    “嗯也好,伊小姐也需要人保护,不过明天我就会把白纤雪接过来,对方应该不会在白纤雪在的时候采取行动。”单冰亚高大健硕的身子有些慵懒地依靠在车座上,鹰隼般的黑瞳迸射出一贯的锋芒。

    “少主,您让我调查关于白纤雪的事……”提到白纤雪,魅玄忽然想起单冰亚之前让他关注白纤雪的事,刚想汇报,却被单冰亚打断。

    “不用了,我已经知道了。”说完这句话之后,单冰亚似乎陷入了沉思,微微阖着黑眸,手指在腿上轻轻的敲着节奏。

    清晨,阳光透过清透的落地窗洒照在床上。

    伊百合咕哝了一声,转过身子下意识去寻找最安稳的地方,白皙的手臂缠绕在单冰亚的腰腹上,脸颊也紧紧的贴在他的胸膛上。

    “单哥哥?”她微微睁开眼,手摸向旁边冷酷的俊脸,嗓子软软的喊着他,她都不知道昨晚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怀着宝宝之后越来越爱睡了。

    “怎么了?”单冰亚捏了两下她的脸颊,湛清的下巴抵在她的颈窝处。

    “你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伊百合抬起脸,依旧能看得出从单冰亚身上风尘仆仆的痕迹,显然他整个人很疲惫。

    “凌晨。”单冰亚大手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她的发丝,柔声道。

    “藤哥哥呢?”伊百合望了望另一边问。

    “他还在医院里。”

    伊百合顿了一下,试探的问:“白纤雪,她怎么样了?”

    “她没事。”单冰亚狭长的眸子一眯,冷冷的说。

    “你看起来很疲惫,要不要再多睡会儿?”伊百合看得出,单冰亚冷硬的脸部线条里参杂着一抹倦意。

    “不用了,我还要去医院。”单冰亚打起精神,从床上坐起来。

    伊百合心头微微一紧,有些失落的盯着他的背影。

    似感觉到她的注视,单冰亚叹了一口气,回过头来,手臂一揽将她重新搂在了怀。

    “百合?”他声音低柔的喊她。

    “恩?”伊百合在他怀中仰起头来。

    “白纤雪她……她出院之后,我会接她来这里。”单冰亚有些犹豫的开口。

    “……为什么?”伊百合怔住,整个人在他的怀中僵掉。

    “百合,我想提前告诉你一下,不然我怕你到时候会多想。”单冰亚急忙的抚摸向她的脸颊,心疼的吻上她悄然暗淡的眼睛。

    “可你为什么让她来这里?你不是说她肚子里的孩子跟你和川一点关系都没有吗?那她流产关你们什么事……?”伊百合的声音闷闷的,纤手死死的抵在他的胸前,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她抬起脸解释着,“还是说你们根本不相信我?她流产真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 堕落,钱色门 http://www.cuiweiju777.com/0/450/ 移动版阅读wap.cuiweiju777.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翠微居首页